Return to site

【Y视角】Dancing in the Rain?—— 一份乐视股民情绪研究报告

如果要小编说出当下中国最火的两个企业家,那第一个会是马云,随着《功守道》的推出,马爸爸通过实际行动论证了“钱不是万能的”这句金玉良言的错误性……而第二个,无疑就是贾跃亭了,《棱镜》最近对贾跃亭的美国专访让许多人再次想起了这位昔日被无数中国股民奉为“中国良心企业家”的存在,虽然不日后一纸宣布无力履行借款义务的声明随即击碎了诸多翘首以盼股民最后的防线。据悉,截至目前,多家基金已经将乐视网股票金额下调至7.8元,这个数字已不足发行价的20%。

如果说马云是因为他的成功而任性的话,那贾跃亭、或者说乐视的任性则是完全另一个极端了:如下图所示,乐视在与同类型企业的对比中,其市值处于绝对劣势,截至发稿日,乐视网的股票仍处于停牌中,市值将近50亿元人民币:

但若论品牌以及其创始人自身的争议度,乐视网以及贾跃亭便可谓是一枝独秀了。在近两年的百度指数以及新闻监测热度统计中,贾跃亭(下图蓝色)的热度远高于其他四位企业创始人,其争议性由此可见一斑。

从乐视上市、众多大牌艺人持资入股到贾跃亭宣布减持股票并无偿借款予公司,再到之后孙宏斌接手烂摊子,贾跃亭远走美国,大众对于乐视网、对于贾跃亭的印象被一次次刷新、重塑。然而即使如此,不少网民仍痴痴地相信事情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直到11月10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回函称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体系以及本人所涉及的债务偿付等,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乐视网看来已彻底被贾跃亭所“放弃”。

回顾乐视网上市至今7年来的各种疯狂,看着股价、人心、舆论的多番转折、沸腾,小编亦有感于中国股民、乃至中国资本界的非理性与冲动性。其实“乐视事件”发展至如今的局面,之前的种种迹象如今看来不甚明显,也一直有理性的分析师与网民站出来直言相告。无奈在美丽的泡沫之下,理智的投资者实在太少。

由此,小编不禁想到做一次股民舆论分析,选取了乐视股吧内的帖子共10,451个、评论共172,051条,利用语忆情感实验室的大数据分析引擎做了简单的数据分析,看看在这7年的“美梦中”,舆论大众是如何与乐视一起疯狂、一起醒悟的。

“乐视网”上市至今表现盘点

从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到17年4月14日停牌至今的7年间,乐视网的股价变动用“疯狂”一词形容已不为过——单日收盘价从42.96元起步,到2015年5月12日攀升至179.03元,涨幅超过400%,再到如今止步于30.68(首日收盘价的71%)停牌(并不考虑8月除权后的减半),小编对那些长期乐视网股票的股民的心理承受力只能用“佩服”二字形容:

如果近看乐视网上市的前四年表现,小编认为其符合一般股票的市场表现——先扬后抑、涨跌有序。但正是从2015年开始,乐视网的市场表现开始令人大跌眼镜:首先是一波长达半年的股价冲刺,收到贾跃亭病愈回归、乐视宣布乐视生态概念,其股价从30.24元一路飙升至179.03元,只花了5个月时间!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其股价随即急转直下,一路下探至30.73元,这一次更是只用了3个月!乐视网的股民在3个季度的时间里往返于“天堂”和“地狱”之间,不亦乐乎。根据统计,在这一波行情之前,乐视网的单日成交额大约为2.67亿元,而在这波行情之间,其单日成交额暴增至31,73亿元,无数股民深陷疯狂中,不能自拔。那么在7年的疯狂之旅中,广大股民的情绪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呢?我们从乐视股吧中摘录了从11年之今的股民发帖共10,451条,相应评论共13.4万条,利用语忆的文本情绪分析技术对这些数据进行了数据分析与情绪解析。

期间股民的整体情绪反馈

首先对2011年至今的各年度股民留言数进行初步分析。可以看到,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热潮以及2014-2015年的大牛市,“网民”与“股民”的身份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交叉,而议股论股的场景也逐渐从交易所走向线上环境。在2014-2017的四年内,乐视股吧上的年评论增长率超过900%。尤其是在乐视网口碑直线下行的近两年,乐视股吧里可谓“热闹非凡”。

为了探究股民情绪在这段时间内的变化趋势,我们使用了语忆的文本情绪解析引擎,快速对13余万条股民评论进行情绪解析,得出了每一条评论的情绪值,以0-100为区间,分数越高代表情绪越积极,并以50分为界限区别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股民在近年来的情绪变化趋势见下图:

相信这样的情绪变化所有股民都不会陌生——从新股上市的激动万分,再到后期的趋于平静。只是对于乐视这支股票而言,股民的情绪值从60跌至40只用了不到3年。纵使随着2015年伊始的股价疯涨,股民情绪一路走低的颓势被逆转,但这样的趋势也仅仅维持了短短一个季度。从16年3季度至今,随着股吧评论量的增长以及股民判断的日趋理性,总体情绪均值开始趋于稳定,保持在40分左右。然而与其他股吧内的股民情绪分值相比,这样的情绪表达仍然非常消极。

股民的细节情绪变化

那么在积极或者消极情绪的表象下,股民的细节情绪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我们进一步利用语忆引擎的分析结果进行探究。下图展示了2013年与2017年的股民细节情绪分布(语忆引擎共识别出了12种细节情绪,此处仅列示占比最高的5类情绪),对比结果如下:

简单观察即可发现,焦虑、兴奋与惊讶情绪的占比随着时间流逝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主要是“乐观”与“愤怒”两类情绪的占比在两年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样的变化趋势通过下图可以看得更加明显:

股民的情绪在这几年间都由乐观慢慢转为愤怒,除了对股价的担忧、频繁停牌的不满外,想必更多的是对所谓的“乐视生态”的怀疑以及创始人贾跃亭的不满。

乐视网在股民心中的印象

提到乐视网,首先想到的是什么?贾跃亭、乐视电视、乐视生态,甚至是法拉第?这个品牌身上有太多的标签与争议,究竟哪个才是股民聊得最多、最关心的呢?小编同样利用语忆算法的关键词提取功能,和大家一起看看那些股民的关注点,发现每一年的关注变化。

“贾跃亭”作为乐视的创始人,长久以来都是乐视的门面与代名词。因此在股民的讨论中,这个词始终是亘古不变的主题,在2015与2016年的评论中分别出现322与845次,即使是在离开乐视的2017年,其名字也被提到32,411次;

除此之外,“复牌”这个词也是每年高频率词榜的常客,在2014-2017年间,其出现次数从34次一路上涨到9,561次,习惯性的停牌真是让投资人们叫苦不迭。

而在这些一以贯之的关键词之外,有些词语的出现则与当时的背景存在诸多关系:

  • “刘姝威”、“减持”与“李江涛”——2015年出现最多的词汇。在2015年贾氏姐弟减持股份后,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对其行为发文抨击,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战略设计专家李江涛随即进行驳斥,并称“我看好乐视,我看好贾跃亭,我看好乐视的未来!”外部观察者、股民、内部管理者在那一年都处于争论之中;

  • 时间转到今年,关键词榜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孙宏斌”与“融创”:众所周知的接盘者;“骗子”与“退市”:在贾跃亭离开乐视前,纵使股民对其作为存在诸多怀疑,但尚不会以“骗子”称呼他,而到了2017年,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而留下乐视的烂摊子,股吧里“骗子还钱”的声音开始逐渐趋于鼎沸。

股民情绪的触发器

在观察了几年间股民的情绪变化趋势后,我们试图总结影响股民情绪变化的关键因素,总体来说有以下两点——股价与停牌。

  • 股价因素的影响从2015年上半年的股价变化就可以发现——15年1、2季度间的股民情绪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同样的,15年8月股价的触底反弹也使得股民情绪趋势再次逆转。可以说,股价的上升或下降难以和股民情绪的变化方向画上直接等号,但是股价的大幅度变化必然会引起股民情绪的连锁转变,酝酿出极度乐观或盲目悲观的危险信号;

  • 接着再看上图中出现在16年1季度的股民情绪最低谷,当时的外部环境是什么?时值乐视处于长达半年的停牌期间,想着遥遥无期的复牌安排,看着自己被套牢的股票与资金,股民间对于该股票未来发展的愤怒情绪一时间达到顶峰,而之后随着股票解禁,股民情绪才逐步得到缓解。

综上所述,股价的剧烈变动以及停复牌情况对于股民情绪的影响力是非常明显的。

写在最后

股民情绪对于资本市场究竟有多大的影响,是否对于股价变化存在先导作用,这些目前尚不可知。但是资本市场对于股民情绪的推动进而产生的社会影响则是不言而喻的。为了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各方面目前都在对于股民情绪的探知做出不少尝试,正如目前百度股市通就在首页列示了对于股民情绪的分析结果(见下图)。然而这种基于关键词做情绪逻辑预先处理的手段在今后势必将无法满足社会各界的需求,只有大量地采集股民声音(股吧留言、交易软件内留言等),利用AI技术对其进行智能情绪分析才会是唯一的出路。在这一点上,语忆的情绪解析技术相信会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

更多资讯,欢迎搜索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语忆情感实验室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